首 页 社会文化 大咖名流 热透新闻 旅游新闻 星声星语 社会新闻 法律在线 科技前沿 时尚新闻 金融新闻

热透新闻

可以多放1天假了吗?每周4天工作制剖析

发布日期:2022-04-11 10:35   来源:未知   阅读: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人类漫长的30万年历史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上半阶段是占据了95%时间,干最少的活就能保证自己过上好生活的前匮乏时代;下半阶段则是大部分人要为了生活日夜操劳的匮乏时代。那我们什么时候能进入珍惜空闲时间胜过金钱的后匮乏时代呢?南非人类学家詹姆斯·苏兹曼曾经想要回答这个问题。现在随着全球各地纷纷开展每周4天工作制的试点计划,我们似乎看到了一点后匮乏时代的迹象。文章来自编译。

  一周工作4天好还是5天好?相关的讨论有很多。让 32 小时而不是 40 小时成为常态,这可以改善员工福祉,但又不会降低企业生产力。

  很多研究表明,到了一定时候,工作时间增加反而会导致生产力下降。每周工作 40 小时可能会造成员工不必要的倦怠。

  世界各地已经有很多公司推出了每周4天工作制,执行的时间已有1年或更长时间,日本政府已经把它当作一项国家政策来推荐。这不是什么新想法,但随着 COVID-19 的大流行,引发了大家对应该怎么工作(包括去公司上班向在家工作的大迁徙以及混合办公的实施)广泛的重新评估以来,这方面的考虑变多了。

  每周4天工作制背后的想法是用更少的时间里实现同样的结果,这样大家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去追求其他的兴趣,花时间跟亲人呆在一起,并管理好自己的生活。 通过销售额增长、员工倦怠现象减少,流动率下降等积极面,企业将受益。 强调结果导向而不是记录工作了多少时间,这意味着没有必要削减工资或福利。 我们思考和处理工作的方式的出现了重大转变,这是把每周工作4天标准化的先兆。

  理想情况下,每周4天工作制是指每周工作 32 小时,但生产力、薪酬或福利维持不变。视公司和行业的不同,人人都可以在周一工作到周四,然后周五休息。其他可能性包括允许每位员工可多选择一个休息日,或者在公司范围内制定不同的第3个休息日政策,比如选择周一或周三。

  不同的选择各有其优点和缺点。比方说,如果让大家都按照同样的日程安排的话,协同工作的机会是增加了,但在别人大多数都在工作的日子里,公司却没了人手。灵活安排第三天休假对个人员工也许更好,但对团队来说会增加更难。

  用更短的时间干完更多工作,从而可以多休息一点,这个想法并不新鲜。在这一点上,我们都要感谢福特汽车公司(以及工业革命),感激我们现在一周只用工作5天而不是6天。 1926 年 7 月在部分工厂开展的一项实验,很快就在同年 9 月成为公司政策。

  1938年通过的美国《公平劳工标准法案》(Fair Labor Standards Act ,FLSA)规定,最低工资为每小时 25 美分,每周的工作时间为 44 小时,加班费应该是工人正常工资标准的 1.5 倍。这项法案规定,到了1939 年每周工作时长缩短为 42 小时,到1940 年进一步缩短为每周工作 40 小时。

  至少从 1916 年开始,亨利·福特就一直在考虑采取每周工作5天的做法,然后终于到 1926 年开始实施。

  至少从 1990 年代开始,美国就尝试了每周工作4天的做法。另一项实验发生在 2004 年,犹他州西班牙福克市(Spanish Fork City)政府对市政府雇员推出了每周工作4天的做法,但每天的工作时间延长到 10 小时。从 2008 年到 2011 年间,犹他州政府也进行了类似试验。甚至在这次疫情爆发之前,这个想法就已经开始流行起来,2018 年和 2019 年提供的职位空缺数量已经比 2017 年更多。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 的数据显示,2020 年,就业人员年平均工作时长最小的是德国,为 1332 小时(每周 25.6 小时)。美国人年平均工作时长为 1767 小时(每周 34 小时),而加拿大人年平均工作时长为 1664 小时(每周 32 小时)。而在其他一些实验每周4天工作制的地方,英国人每周工作时长为 26 小时,西班牙人每周工作时长为 30 小时,日本人每周工作时长为 31 小时。

  看着这些数字时,你会感觉 16 岁或以上的普通美国人的工作时长几乎相当于每周工作4天了,而其他一些国家的员工空闲时间甚至更长。

  但如果你更仔细地看一下美国的数据的话,就会发现高中以及大学年龄的工人拉低了平均水平。 2021 年,16 至 19 岁的人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 25 小时,20 至 24 岁的人每周工作时间为 34.8 小时。 25 岁及以上的人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 39.6 小时。

  每周4天工作制的基本目标是提高员工的生活质量。通过减少整体的工作时长,提供整整3天的休息时间,大家可以有更多的时间来处理以下个人优先事项:

  但对于雇主来说也会有一些好处。真正把员工放在第一位的公司是例外,而不是常态。 (据统计,目前只有 82 家企业能做到这一点——标准包括多元化/包容性、灵活的日程安排、远程办公以及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 40 小时。)

  每周4天工作制未必能保证员工可以维持原有的工资和福利。据报道,有些组织是把每周4天工作制作为节省成本的措施,比方说, Stanley Black 、 Decker 以及洛杉矶时报,这些机构采取每周4天工作制后在三个月内就削减 20% 的工资成本。采取每周4天工作制取得成功的短期试验如果长期执行下去,结果可能就会不一样。

  比方说,在线编码学校Treehouse从 2013 年就开始实施每周4天工作制。从 2006 年开始,公司首席执行官 Ryan Carson在他之前的公司就已经采取这一策略。直到 2015 年的时候,他还公开称赞压缩每周工作时长的各种好处,如可以提高生产力,让工作生活更加平衡。

  但在 2016 年,Carson在Treehouse恢复了每周工作 40 小时的做法,并且被迫裁员。他说,每周工作 32 小时造成他自己职业道德的缺失,而这又对企业及其使命造成了根本性的损害。 到了2018 年,他说自己现在每周工作要 65 小时,而且遵循一套严格的时间表,从早上 4 点 30 分开始,到下午 6 点结束,早上会安排一段休息时间,用来锻炼、吃早餐和陪妻子,但从早上 8 点 30 分开始就没有休息时间了。

  每周工作 4 天,要但求人们每天工作 10 小时,这可能与工资条例规定不符,或者对员工来说太累了,既不能提高生产力,也不能替公司节省资金。到了 1990 年代的时候,很多组织都发现了这种情况,随后改为采用 9/80 的时间表,也就是周一到周四每天工作 9 小时,每两个周五工作 8 小时,然后换取中间一个周五的休息时间。

  出于多种原因,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每周工作4天的想法。比方说,他们可能喜欢工作时候的社交活动,或者觉得自己的工作太吸引人了,以至于他们并不想少干活。部分员工可能会发现,把一周的工作时间压缩后,会持续给他们造成周四综合症,被迫在更短的时间内完成更多的工作——而这种压力水平是不可持续的。

  事实上,根据 2020 年 3 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盖洛普得出的结论是,与每周工作 5 天或 6 天的人相比,每周工作 4 天的人报告说自己的倦怠程度比较低,幸福感水平较高;而每周工作5天的人,工作分心的比例是最低的。

  盖洛普发现,对于员工敬业度,工作体验质量的重要性要高于工作天数。组织如果管理不善,光是缩短每周的工作时间并不足以提高员工的敬业度。尽管如此,员工确实非常重视日程安排的灵活性,因为这可以降低压力水平,帮助他们更有效地管理生活的其他方面,从而工作更加投入。

  然后是行业问题。与依赖服务性工作的工作相比,依赖知识性工作的工作转向压缩每周工作时长的时间表相对容易。我们不希望看到客户服务或技术支持,更不用说医院和消防部门,每周也休假3天,连人都找不到——虽然允许个别员工每周工作4天有这种可能性。

  此外,光靠工作得更聪明一点,有些工作,比如服务或物流方面的工作,你是没法事半功倍的。比方说,亚马逊仓库的员工,他们每小时可以挑多少件物品,或者 UPS 的司机,他们一天可以去到多少个送货地点,这些都会有实际限制的。不过,一项研究确实发现,随着工作时间的增加,呼叫中心座席的工作效率会降低——因为处理呼叫的时间会变长。

  减少工作天数也存在现实的、文化上的障碍。如果每周工作5天(或在某些行业还是7天)仍然是常态,那么每周工作时间较短的公司可能会导致工作时间较长的公司出现令人沮丧的延误(因为对方不上班了)。接受这些延误需要转变思维方式,体谅对方是在为员工福祉着想。

  你可能已经看到冰岛成功实施了每周4天工作制。悉尼科技大学商学院兼职教授 Anthony Zeal 在 The Conversation 的一篇文章里面解释了对这种成功的迷思。

  Zeal 写道,实际发生的情况是,主流媒体误报了 2021 年 6 月的一项研究的结果。在这项研究里面,冰岛共有 66 个工作场所的 2500 名政府工作人员参与,他们尝试从每周工作 40 小时改为每周工作 35 或 36 小时。大多数工作场所最终每周的工作时长只减少1到3个小时,不过确实保持了生产力,提供的服务水平跟原来也大致相同。这项实验确实带来了冰岛全国范围内工作时间的减少,但私营部门仅减少了 35 分钟,公共部门则减少了 65 分钟。

  Wildbit是一家于 2000 年在费城成立的小型软件公司,该公司在2017 年开始尝试每周4天工作制,然后把这项制度永久化。该公司强调的是结果导向而不是数量,强调工作的专注与深度,而不是记录工时,所以,他们的政策取得了成功。

  Wildbit每周4 天工作制是其以人为本的理念的一部分。这一理念认为,工作是为了生活,提供好的福利,但优先考虑企业而不是员工的福祉,这不是正确的做法。这家公司还采取了远程优先的办公方式,而且薪酬一视同仁,跟员工在哪里上班无关。

  每周4 天工作制似乎在全球范围内均受到了关注,美国加州众议员Mark Takano已提出一项法案,打算实施每周4 天工作制。尽管不太可能很快成为法律,但该法案(要求公司为每周工作超过 32 小时的加班时间支付加班费)仍然是督促企业重新考虑每周工作 40 小时的关键一步。这场疫情也促使更多雇主考虑远程办公以及每周4天工作制。

  2021 年年中的时候,冰岛公布了 2015 年至 2019 年间每周4 天工作制试点计划的结果。结果表明,员工在有更多时间投入到家庭活动的同时,压力或倦怠程度也比较低。

  还有一些地方也在进行每周4 天工作制的试验,其中西班牙政府表示将向公司支付费用来进行试验。联合利华在新西兰也实施了为期一年的每周4 天工作制计划,该计划已于去年结束。

  英国也将于 2022 年 6 月至 2022 年 12 月启动每周4 天工作制试验(参与的员工在试验期间的工资不会减少)。

  总部位于美国的Kickstarter也将在 2022 年进行每周4 天工作制试验。该公司将成为美国的试点计划4 Day Week US的一部分。社交媒体软件公司Buffer已经在2020年开始实施每周4 天工作制。

  重新评估任务,并排定优先次序 减少干扰和分心 提高自动化程度 强调人的创造力 限制工作型的社交活动 减少和缩短会议 减少花在在电子邮件和聊天app上的时间 定义明确的目标 设定可在工作周变短的情况下实现的目标 看工作结果,而不是工作时间 实施异步工作 维持员工工资不变 信任员工 定期征求员工反馈 从试错中学习

  很多公司和员工都成功地缩短了每周的工作时长,同时享受到诸如生产力提高,有更多时间追求个人兴趣和目标等好处。不过,每周4天工作制并不是所有行业、企业或个人均适合。此外,实施每周4天工作制也没法修复职场的不友善与“毒性”。

  COVID-19 的大流行迫使全世界对工作进行重新评估,推动着大家对每周4天工作制的想法产生了更大的兴趣。但要让它成为新常态,就需要进行文化和思维方式上的转变,不再像过去那样强调工作的重要性;仔细研究可以哪些工作活动可以自动化、降低优先级,或者完全放弃;同时要克服对变革的不适与惰性。

  • 上一篇:雷尼卡建议斯帕莱蒂留意奥里吉理论上魔笛搭档凯西的成绩好
  • 下一篇:记者:纽卡为奥里吉开出比米兰更高的报价但被球员婉拒
  • 网站首页 社会文化 大咖名流 热透新闻 旅游新闻 星声星语 社会新闻 法律在线 科技前沿 时尚新闻 金融新闻